辯公投興文字獄

(圖/截自公投辯論直播)

i-Voting实验2年 市府制定规范

清朝「文字獄」的殘酷狠絕,稍通曆史的人都凜懼於心,中國古代類似這種在文句中斷章取義、羅織罪名,動輒興起大獄的事件,屢見不爽。其中清代雍正年間翰林院庶吉士徐駿因「莫道螢光小,猶懷照夜心。清風不識字,何故亂翻書。」一詩,被判定爲「譏訕悖亂之言」,因此獲罪抄斬,就是非常令人震驚的一頁文字獄。

其實這首詩不過就是即興之感,隱含有雄心壯志的自喻之情,但「清」字卻被斷章取義,誣栽爲「清朝」,就成了詆譭清人的罪狀。這是古代帝王箝壓輿論、殺雞儆猴的慣用手段。但是卻萬萬沒有料到,就在今日,就在號稱民主自由的臺灣,也同樣發生類似的事例。

擁核人士黃士修,在有關核四公投的辯論場合中,不過就說了「身家安頓好了嗎」,就被綠營羣起而攻,按鈴控告其「恐嚇」之罪的有之,批其「流氓」、「囂張跋扈」的有之,甚至連蔡英文與蘇貞昌,都不惜屈總統、行政院長之尊,跳出來指謫其「恐嚇威脅」。細察黃士修語意,其實針對許永輝的言論而發,提醒其應小心言論,否則將以其言論作呈堂證供,告發其瀆職,勸其要有心理準備,先行「安頓好身家」。這是在辯論場合的攻防,何涉於「恐嚇」?更何「流氓」之有?可綠營卻斬斷語言脈絡,單單挑其「身家安頓好了嗎」大肆渲染,這豈不正是清代文字獄的翻版?

台中区渔会清水门市「渔仓食事」今天开幕 蔡精强:嘉惠广大市场消费者

重返伊甸园

如果說這些出語批判的綠營人馬,皆是對中文半竅不通的或還情有可原;但這羣人學歷都相當高,蔡英文更號稱擁有1.5個博士,當然不可能不知道黃士修原來指涉的意涵,但是卻明知而故犯,不僅用心卑鄙,而且顯然就是想借此殺雞儆猴,箝壓輿論。

大桃坪土置場2次環評 自救會到場拉布條抗議

古代的文字獄,是以傷毀人命爲手段,故獲罪者雖慘遭殺戮,人格卻未曾遭到扭曲;民主時代,民進黨當然不敢採取這種手段,但更厲害的是,直接毀滅其人格、蹧蹋其聲名,進而將其所執持的理念徹底顛覆。這當然是爲了在未來「核四公投」一案上取得勝利起見,而不惜盡情誣衊的惡劣行徑。

新北助身障者创业 「硬气哥」早午餐成在地激推店

要消滅一種立場、一項主張,最犀利的手段,就是先毀滅一個人的人格,這是民進黨每逢選舉都會搬弄的手法,通常是在情勢危殆之際,最慣於施用,以此可見,在此項公投議題上,民進黨已是圖窮匕現,難以獲得民衆認可了。

其實,黃士修雖然依其理念竭力擁核,卻不是政治上舉足輕重的人物,民進黨以斷章取義的方式,必欲羅織其罪名,未免是割雞而用牛刀了。但這柄牛刀,挾持着民進黨龐大的政治資源及媒體掌控力道,卻是揮舞得虎虎生風,令人寒顫。手無寸鐵的黃士修,不過一隻小雞、弱雞,卻是非殺不可,否則的話,一大羣不聽話的猴子,萬一變身爲齊天大聖般的潑猴,民進黨的政權豈非就岌岌可危了?

GAMFORCE电竞嘉年华压轴登场 联强集结9大品牌火力全开

眼看着這柄牛刀,已是盤旋在衆多不聽話的猴子頭頂上了,隨時可能擇人而剁,民進黨是愈來愈走向帝王專制的道路上了,民衆還能不清醒嗎?

三招逆境求生 惨业变灿业

(作者爲退休大學教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