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主國家新威權主義

人夫自封「威猛先生」狂战女邻居 正宫气讨500万抚慰金

带我去棒球场!

(示意圖/達志影像)

前蘇聯作家、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索忍尼辛這樣批評過蘇聯,他說:「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,他們知道自己在說謊,他們也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,我們也知道他們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,但是他們依然在說謊。」這個句子如此冗長,反映了他細膩的情緒、深沉的悲痛以及時空停滯之冬夜漫漫。

索忍尼辛流亡美國之後開始批評西方並指責媒體。他如果今天在世,可以想見他自然會發現1978年在哈佛大學批判過的自由主義流弊,小巫化爲大巫,已愈演愈烈。在當今社會,媒體自由雖不全是假象,但卻在繮索之中不時爲政治與資本服務而導致謊言氾濫。後民主社會,原始民主機制的工具化和意識型態化無所迴避,因而一個冷峻的政治異見者怎能不窺見威權身影?

政治權力的第一個特徵是說謊。但凡政府,無論以專制、黨國、共和或民主爲名,且無論是在東、西方,它的首要任務,都試圖界定「真理」。索忍尼辛左右開弓,批判專制與民主如前,而立論持平的史家黃仁宇也曾精闢概括華夏帝制「真理總是由上至下,施政的名義爲道德」。而那道德,其實歷代政治與社會一向偷龍轉鳳,包裝着意識型態。

既然流風廣被、貫穿歷史,就不必太過驚訝於兩週以來美國披露的「推特電郵檔案」,揭示着新科技媒體的失格和墮落。根據這些資料,過去3年在一個個關鍵時刻,推特管理層一手遮天、湮滅真相、剝奪言論自由,不僅止於打擊右翼,還包括對於拜登家族涉嫌權錢交易的護航,及打壓史坦福大學醫學教授公共衛生政策有異於當局的科學見解。報導還說,以自由派自詡的推特,竟日常接受聯邦調查機構的暗示,自願配合壓制言論。媒體的自由派淪爲當局深層政府以及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的打手,這不是新威權主義的再現,是什麼?

熟悉臺灣政治的人們瞭解操作新威權不必直接出自總統府,只要享受兩大特權的掩護,便可運用自如。一個是國家安全和司法機關的特權。所謂「鷹擊毛鷙爲治」,凡事一旦涉及國安和司法,信息立刻獲得屏蔽,涉嫌當事人也幾乎被廢除武功。等到真相大白,已生米煮成熟飯,事過境遷,遲來的正義基本無用。全世界這樣的例子多得不可勝數,目前的民主黨政府便是在採取這一類的步驟對付宣佈競選的川普。

储蓄难养老 投资型保单稳健增值

另一個新威權工具是媒體特權。類如臺灣的「網軍治國」概念,民主國家發現外圍的媒體(包括社羣媒體)比自家設立的宣傳機構好用,因爲民間性質,賦予了宣傳信息的獨立客觀及打壓動作的中立超然。前述的推特檔案行爲證實了國家機器的新威權延伸。

幽游白书

媒體作爲第四權,幾乎控制着人與權力結構的關係。記得捷克作家昆德拉的名句:「人與權力的鬥爭,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」。而媒體掌握着話語,我們與權力的鬥爭,於是始終被媒體制約界定。

重溫韓非子的二柄、五蠹和六反,不能不聯想到當今種種現象。這告訴了我們,威權主義正在借屍還魂。(作者爲美國律師、法學博士)

利多汇聚 艾讯毛利逐季看升

高雄寿山狮子会送爱到澎湖 阿福食物银行照扶弱势